Category: 生活

小火车

家里小朋友最近大爱小火车。不久前去Santa Clara的一个火车博物馆,被里面的模型惊艳到了。一个大房间里面是细节丰富的轨道模型,铁轨经过城市、山洞、桥梁、农场,好几辆不同样式的模型小火车在其间穿行。隐隐有清明上河图的感觉。 湾区这边的通勤利器 — Caltrain 灰狗巴士 略有点纽约Penn Station的感觉 地址在:

Jonas过后

来美国第四个年头了。新泽西这个地方每年都有不小的雪。看雪的心情也从刚来时的兴奋变成了爱恨交织。一片白茫茫是不错的景致,但是想到白茫茫一片之下还有自己的车心情也就复杂起来了。 本来以为今年是一个暖冬。本该是雪花纷飞的圣诞节前后可以穿着单衣出门。所以当知道气象台预报有暴风雪要来的时候,我一开始是怀疑的。天气预报总是这样的小题大作。第一年来的时候,学校常常因为预报有飓风而停课。可是飓风常常失约,又或是还未到地方地就失去了活力。 只有Sandy那次,是准的。那时候住在学校附近。天气已经转凉,整整一周的停热水停电停暖气还真是难捱。所幸的是因为离学校不远。那时候每天早早的起床去实验室,再晚晚的回去。中午学校食堂还有免费的救济餐。 按照惯例,这次的暴风雪也有名字,叫Jonas。似乎是拉丁文,不知道有什么含义。如果不是如预报所说的猛烈,恐怕也没有记住的必要了。 气象台也算是是幸运的,这次他们又说对了。 周六早上起来,外边就一片白茫茫了。门口积的雪已经影响到开门了。 New photo by Haoxiang Li / Google Photos New photo by Haoxiang Li / Google Photos 从家里往窗外望去,窗前小树上堆起的雪已经很高了。 New photo by Haoxiang Li / Google Photos 可是雪还在一直下。这时我才感觉到天气预报这回又立功了。 果然,一夜之后,前门彻底打不开了。 New photo by Haoxiang Li / Google Photos 不得已,还得出门铲雪挖车。只好绕道从后门出去。计划要从后面挖出一条小道回到前门,以解前门之围。 后院的情况也不太乐观,之前院子里还有房东家小朋友的玩具小车和一些杂物。看起来它们要重见天日还需要耐心等待了。 New photo by Haoxiang Li / Google Photos 大多数地方的雪都没过膝盖了。吭哧吭哧地劳作了一段时间,总算是从后院挪动到了停车道上。这才看见了车被埋成了什么样。 New photo by

最近

已经好久没有写东西了,三言两语也是一种存在。前两天把文章投出去,这个学期也快要结束了。 真是充实的一个学期,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:mm过来,生活状态上带来了不小的变化,体重上来好几斤;第一篇文章被接收,总算有了Publication,感觉挺欣慰;之后是自己的PhD资格考试,严肃地讲了一次自己的工作;接着接着就是做新的文章;最后就是还没有结束的TA,第一次做助教,给小本上复习课感觉压力山大。 之后做什么呢?要做新的东西,要去学开车,暑假要去实习。很是期待暑假的实习,可以见见同学,可以看看另外一种生活状态。埋着头,慢慢走吧。忽然很想听崔健。